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敲警钟·明底线
敲警钟·明底线

0个案例警示为官者:别掉进这些“陷阱”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4-11-21

日前,广东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先耀在全省新提任省管厅级官员集体廉政谈话时提出,要警惕从政道路上的九个“陷阱”。这九个陷阱都是什么?有哪些官员掉进去了呢?

陷阱一:通过向官员身边人、近亲属或情人迂回行贿


现象:亲人沦为“挖坑的人”

案例:刘铁男案

2014年9月24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受贿案。刘铁男被指控的多项受贿中,其子刘德成都参与其中,千万股份、百万薪金,再加上豪车和别墅,可谓沾尽老爸“风光”。

现象:领导司机腐败

案例:杨胜华(杨秀珠司机)案

2011年7月21日,杨胜华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

杨胜华曾经是外逃贪官杨秀珠(出逃前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在担任温州市规划局局长时的司机,后在杨秀珠的重用提拔下任温州市现代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温州市现代市政基础设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系此这两家国企法定代表人。2003年4月,杨秀珠因贪污案发外逃,随后杨胜华外逃。2011年6月28日,杨胜华慑于种种压力回国,向检察机关投案自首。

陷阱二:通过与干部打牌、打球、赌博、旅游、出访等间接行贿


现象:通过赌博行贿

案例:刘汉、刘维案

2014年5月23日,刘汉、刘维等36人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在湖北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刘汉、刘维一审被判处死刑。

为了寻求保护伞,刘汉大肆结交官员。刘汉的前妻杨雪交代:“刘汉会带我一起跟他们吃饭,向他们赠送黄金、翡翠等贵重物品,价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有时候还会通过赌博向他们行贿。”

陷阱三:通过向干部低价过户或购买车辆、房产、商铺、车位变相行贿

现象:低价购房

案例:“炒楼区长”康慧军案

2009年2月3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浦东新区原副区长康慧军无期徒刑,其妻有期徒刑5年。

案发时,康慧军夫妇所持房产达14处。加上案发前已转手销售的数套房屋以及由于利害关系退还的几套房屋,经康慧军夫妇过手的房产超过20套,他因此被称为“炒楼区长”。“炒楼区长”被法院认定受贿590万余元,另有1211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陷阱四:通过为干部家人送干股或合伙做生意隐性行贿

现象:收受股份为企业“保驾护航”

案例:段波受贿案

2010年2月8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原运城市公安局局长段波受贿案进行了公开审理。

2002年11月,段波利用其担任临汾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职务便利,出面帮助张佩亮等人购买了安泽县红星接替井煤矿的经营权。张佩亮等人为感谢段波,决定给段波该矿20%的干股。2004年该矿转让获利后,段波分得2亿元人民币。

陷阱五:通过资助干部子女境外上学、经商或投资入籍行贿

现象:借子出国留学索贿

案例:谭谷案

2014年4月1日上午,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黄山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原副主任谭谷涉嫌受贿案。

2013年春节前后,岳某以给被告人谭谷儿子谭某出国读书时使用的名义,送给谭谷1万元美金。2013年春节后,汪某向谭谷表示要给其在美国读书的儿子谭某汇点生活费,谭谷随后将其子在美国使用的银行账户告诉汪某,汪某向该账户汇款2000美元。

陷阱六:通过赠送或超高价格回购干部手中的贵重玉石、字画、古董等行贿


现象:“雅好”变“雅贿

案例:倪发科案

根据中纪委公布的调查结果,倪发科“玩玉丧志”,疯狂收受的大量玉石占其受贿总额的近八成。办案人员发现,在倪发科的玉石收藏中,有很多来自商人、老板的“雅赠”,如安徽大昌矿业公司老板吉立昌、某房地产公司老板黄某等赠送的玉石,总价值达1200万元。对于字画,倪发科也照收不误,专案组从其家人处扣押的字画有90幅之多。

2014年10月,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受贿被提起公诉。

陷阱七:通过资助官员跑关系、进步“上位”或“摆平”“麻烦事”行贿

现象:收人钱财帮人“平事”

案例:方琪索贿案

广东省揭阳市原政协常委、社会法制委员会主任方琪,在任揭阳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期间向下属单位索贿,收受钱款,摆平干部违纪问题,并收受数家企业负责人贿赂。

2014年9月,揭阳市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方琪有期徒刑10年。

陷阱八:通过安排领导干部在企业、协会、学会挂名兼职取酬行贿


现象:多个头衔藏猫腻

案例:秦玉海案

2014年9月21日,中央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据报道,秦玉海拥有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摄影家协会顾问和名誉主席等多个头衔,后收受昂贵的摄影器材,摄影作品出版、办展览也被指存大量猫腻。

陷阱九:通过帮助干部放高利贷或“借款”、“借房”给领导干部的名义行贿


现象:明借暗贿花样多

案例:胡俊案

2012年12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原副局长胡俊受贿504万余元,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在庭审时,胡俊辩称,其从一房产公司老总处借用的卡罗拉轿车不应认定为受贿。但法院审理后认为,该车为房产公司按其要求购置,借车时没有约定归还时间,胡俊的特定关系人陆某使用该车长达4年,名为借用实为受贿。

“这9个陷阱如同9枚地雷,希望大家高度警惕,以免踩了地雷还不知,最后落得身败名裂!”黄先耀如此说,也是对广大党员干部的警示。(据新华网、中央纪检监察网、羊城晚报等媒体报道综合王帅整理)